导航

肾病患者一定要按时复查!

来源:http://hao.shenbingzhishi.com/1687.html    

似乎只是转眼之间,路边红叶石楠那火焰般的颜色便消散不见,绿叶重新站上制高点。这是新生的嫩叶积累了足够的叶绿素后的改变。而逆转来自两个自然界里最为强大的因素,光合作用和时间。

不止是石楠,所有的逆势翻盘都需要更为强大的力量源泉。

接近中午,楼道里候诊的病人逐渐减少,嘈杂的背景音量降低之后,让诊室回归安静,也让医生接下来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

“以前你的肾血流量是15 %,正常值是25 %。再加上右肾已经萎缩了两公分了,如果再少10个单位,就要透析了。”

“我的肌酐不是降到100(μmol/L)多了吗?这个跟什么有关系吗?我感觉也没吃别的。”看得出来,和刚才漫不经心的态度不同,病人明显紧张了起来。

她是一位慢性肾衰竭代偿期的复诊患者,在治疗甲状腺肿瘤时发现血肌酐超标,后转入肾病治疗。不幸的经历和过于年轻的面庞,总是让人禁不住叹惋。只不过,这样的故事里也常常有唏嘘作伴。

从患者的病历上来看,距离上一次复查已经过了5个月之久。为了不遗漏患者的病情发展,医生接续上一次的医嘱,开始采集病情。

“之前诊断上要求的检查,查了么?”

“没有,我想着体检了,就没再单独查。”病人如实回答。

“吃的什么降压药啊?”医生进一步确认。

“一天一片,白色的那种。”病人边说边拿出手机左右滑动,指着一张图片说,“就是这个药。”

“这是降压药吗?这是降尿酸的药物啊。”仔细端详之后,医生给出最终确认。

“我还吃了这个药,是这个药吧。”病人翻出另一张照片。

医生眉头深锁。多年临床积累的经验表明,代偿期的肾病转归是维持现状等待好转,还是走向透析,取决于治疗的早晚,而治疗的时间又取决于病人对于疾病的态度。

这个阶段医患之间最容易出现分歧的地方在于对治疗急缓不同的态度差异。正如患者所说:“我心思肌酐降到100(μmol/L)左右了,就……。

这与另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有关。有的患者认为,病已成才需要治。但中医向来推崇“上医医未病,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的理念。

两者的区别,大概类似于人们津津乐道诸葛亮空城计的力挽狂澜,但真正的军事家却认为,那是兵临城下的无奈之举,好的谋略贵在周密计划以后的“先胜后战”,为的就是防止陷入危险。

事实上,这也是医生的用意所在。所以,在5个月前的诊断中,便叮嘱患者做肾血流量胱抑素C两项检查。

肾血流量指单位时间内流经两侧肾脏的全血或血浆量,是判断肾功能状态及疗效的重要指标;而胱抑素C只有被肾小球滤过后才能清除,换句话说只与肾小球发生关系。相较于肌酐,这两项检查都是可以更早判断出肾功能的指标参考。

病人吞吞吐吐的后半句,是促使医生下定决心的原因。惟有深刻的认识,才能帮助患者扭转观念,哪怕言辞犀利一点,只为把话说到心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