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肾病治疗能否使用远程医疗?

来源:http://hao.shenbingzhishi.com/1733.html    

“腿脚不方便,可以视频面诊。”诊疗结束后,医生叮嘱患者。

“我想……还是让您当面看看,更放心。”说完,病人在爱人的搀扶下,跛着脚踉踉跄跄地走出诊室。

虽然患者的身影很快消失,但仿佛仍然可以看见,从诊室离开之后,他还要继续跛行到停车场,开车回家。因为今天早上,他就是这样一路艰辛而来。

这是一位肾病综合征患者,36岁,业余爱好越野摩托车。一个多月以前,在一次越野摩托车骑行中,为挑战一个高难度动作,转弯时速度过快,身体和操作配合不当失去平衡,摩托车失控,结果导致韧带断裂。

即便有诸多不便如此艰难,他依然专程来院复查。当然,这样出行并不可取。慎重起见,可以选择更加安全的出行方式。但患者对于面诊的“固执己见”,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慢病管理和中西医结合系统治疗方案做出的最大程度的支持和配合,同样也是对并肩对抗疾病的医生的支持和配合。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的精髓,同样也是中医学诊疗疾病的基本原则和方法。事实上,“辨证论治”是“辨证”和“论治”两部分内容的统称。“辨证”是“论治”的前提和基础,“论治”是“辨证”的具体实施和准确性验证。也就是说,诊疗方案中药方的拟定和药物的选择,必然是依据“辨证”结果适时调整形成的。

而“辨证”中的“证”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病症”的“症”,它是中医学对病变和机体整体反应的一个综合概念,包括证候、证素和证名三层含义。三者之间,环环相扣,层层递进。具体来说,首先通过望闻问切四诊合参收集患者症状即证候,然后将其转换为中医学“语言”即证素,最后根据证素做出一个具体的证名诊断。实际上,这也是中医诊断中的三个步骤。

收集证候是第一环。证候基本可以理解为“症状”,包括面容气色、舌象脉象、饮食口味、二便情况、精神睡眠、情绪体力等方方面面。而证候的采集之所以如此全面,这又关乎中医学里又一个概念:整体观。

亦如传统乡土中国以血缘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对应衍生出来的朴素情感“守望相助”,人们对于“牵一发而动全身”有着天然的理解力和认同感。中医学看待疾病从来不会拘泥于单独局部,而是时刻兼顾人体的整体反应,这既可以理解为东方哲学下的整体观,也可以理解为医学里的人文关怀。

因此,证候收集的是否全面和丰富,也将直接决定中医诊断和治疗的有效性。而为了确保全面性,中医学特别将证候收集的相关问题统一整理为一个压缩包,并为它赋予一个专属概念“十问”。关于“十问”的重要性,早在东汉末年张仲景就曾提出这样的评价:“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斯处,便处汤药……明堂阙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

凡是中医看病,或许问诊时医生的表达方式略有不同,但其底层逻辑万变不离其宗。某种程度上看,从历史长河中走来的“十问”,也是中医“整体观”的薪火相传。

而证候的相关信息,有些来自问诊中患者描述的主观感受,有些则来自于医生的直观发现。除了患者可以感受到的脉诊,还有一些患者感受不到的信息,都是通过医生“如尺的眼睛”收集得来。以舌象举例。苔薄黄腻、苔薄白腻、苔剥脱、舌质淡暗等等,这些不同症状之间的微秒差别,都需要医生来准确识别,加以辨证。因此,面诊必然是中医辨证的最佳方式。

但处在通讯高度发达的今天,证候收集对于医患距离的高度依赖已经被彻底打破。藉由互联网形式的视频面诊,患者就医的便捷性大大提升。这一点对于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之下,以长期性、规律性来达到治疗有效性的慢病管理来说,极为便利和友好。

毕竟,马拉松似的慢病管理,匀速是魂。切实做到定期检查和诊疗,才是稳妥方案。